当前位置: » 内容

专题专栏

国难下的民族魂魄 安技中心—陈星

作者:mingjie 来源: 发布日期:2020/5/6 9:11:43 浏览次数:次 分享到:

 截止324日,本次疫情的国内确认尚存5165人,疑似尚存132人,境外输入427人,累计死亡3283人。

 

 面对国内疫情死亡率已达到4.02%的态势,举国上下的民众无不心痛焦虑。自201912月至今的近4个月的时间里,恐慌、质疑、焦灼等情绪困扰着每一个中华民族的子民。这4个月无疑是极度痛苦的:百姓忧患、经济倒退、政局震荡,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面像高悬于中国项上的一把利刃,摇摇欲坠,时局艰难。

 

 我们不去谈疫情初始时政府的瞒报行为造成了多么深远的影响,事件发生时,去防患于未然已成为空谈,于是我国展开了前所未有的高强度重规划的政策——全面隔离。首先是武汉,紧接着各个省市均开始了封锁,一时间大街小巷门可罗雀杳无人迹,令全世界人民都惊讶叹服的情况发生了:14亿泱泱大国,人民鲜有哄抢动乱,齐心协力以高度服从的方式默默地为刚刚崛起的中国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

 

 中美摩擦是这个世纪以来显而易见的事实,而美国趁人之危的行径在此刻暴露无遗。伴随着别有用心的媒体言论不断发酵,患难时刻的中国无疑更加腹背受敌。可今日毕竟不同往日,近20年中国的高速发展和崛起给了民族强有力的工业、经济、文化支撑,高度的民族自信让我们斥责乱媒,并不动摇地坚守自己的岗位。我依稀记得99年美军轰炸南斯拉夫致使三名中国公民命丧海外时,我国因国力不强的忍气吞声,时至今日外交部发言的不卑不亢才更令我感怀于心。

 

 患难见人心。

 

 我们常听古人言覆巢之下焉完卵,但生于新中国的我们,没有经历过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没有经历过1900年的八国联军进犯北京,没有经历过1960年的三年自然灾害,于是并不能深刻体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又一个庚子年,在没有受到排山倒海的标语洗脑,没有被耳提面命要临危而上的今天,我们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楚地明白,何谓国何谓家,何谓民族大义,何谓人定胜天。

 

 从疫情初始,举国上下的经济衰退肉眼可见。危机之下,从国家到地方,再到百姓,却纷纷解囊无计得失,将一批批物资星夜兼程运输到危机重重的疫情区去。是中华民族不在意身家财产还是中国国库过于富足视金钱如粪土?都不是。说句俗气但无比实在的话吧,是深植于每个人心中,甚至平日里我们大概率意识不到的民族精神:中华儿女同甘共苦,中华儿女永不认输。

 

 科研领域的老师们更令人感佩。我们都应该还记得03年的非典,那时的防护不到位,物资紧缺,更为要命的是不透明的制度和恰好春运高峰引起的大规模感染。而我们还记得的是,03年的夏季,非典突然消失,可感染源却是在2017年才被找到,疫苗更是至今都没有完成。今年的情况有了极大的不同,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科研论文的发布达到了几乎每日更新的速度,病毒毒株也以极快的速度进行分离,目前疫苗也已经开始了对人的临床实验。这中间的每一个步骤都离不开科研领域日以继夜的付出。

 

 一生中国家迫切需要我们的时刻或许寥寥无几,此时不尽力,何时尽力?这几乎是所有国民的心声。我一向认为中华民族自古至今是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的,这种文化底蕴隐藏在我们读过的书、走过的路、遇见的人中,也隐藏在古往今来我们待人接物的社会哲学中。

 

 在看到其他一些国家在中国拼命争取来的两个月里,对中国冷嘲热讽或冷眼旁观时,不可否认我们有过坐等其后悔的态度,但最终仍旧归于担心。因为毕竟病毒不分国界,而每一处死伤,都是活生生的生命。所以我们反常理地立于在危墙之下,保护自己的同时进行帮扶援助。我们深知国际外交根植利益不可多信,可需要我们的时候,大国气度是我们必须擎起的一面文明之旗。

 

 苦难并不值得纪念,真正值得纪念的,是我们每个人的伟大;是我们国难下的民族魂魄;是我们在疫情中坚守使命,无愧于心的灵魂。